洪进达揭示水供争议背后真相!斥州政府谎话连篇!

Screen Shot 2018-03-18 at 5.41.20 AM

民政党雪州联委会主席兼蒲种国会议席协调员拿督洪进达今日揶揄希盟执政只能靠手指,任何议题仅将手指往外指,便侥幸地使自己看起来置身事外。

他们只会一种把戏,那就是指责他人。

他说,在过去一周内,反对党的诸位戏子,如查尔斯圣地亚哥、杨巧双和州务大臣办公室,都尝试以雪州制水课题,来指责中央政府。

这次的制水导致民众遭受很大的不便,并对商家带来巨大的损失,杨巧双却甚至暗示是中央政府陷害雪州政府,导致制水。事实上,这已不是雪州政府第一次指控国阵中央政府陷害。

回顾2016年,当雪州河流受到污染时,雪州州务大臣阿兹敏也指控国阵陷害雪州政府,并随后展示警方报告,如今,2年已经过去,我们还在等待阿兹敏向我们展示指控国阵的陷害证据。

洪进达继而质问杨巧双和雪州政府,并挑战他们予以回答。

你能否告诉我,中央政府在延长70亿令吉贷款的期限,并让雪州政府全面收购雪州水供公司(SYABAS)、商峰控股(Puncak Niaga)和雪州水务集团(ABBAS)的情况下,如何去陷害雪州政府?

事实上,雪州希盟政府已非常幸运,获得首相纳吉就水务重组拨出中央贷款和拨款,扩展到反对党执政的槟州、雪兰莪和吉兰丹。如果马哈迪仍在位,他肯定不会提供如此的援助,例如他剥夺吉兰丹的资金,并嘲笑吉兰丹拥有肮脏的水。

当杨巧双和其他人指国阵于2000年给予SPLASH特许经营协议时,请不要忘记当时是作为首相和财政部长的马哈迪批准这个不平等的水务特许权的。

杨巧双能否告诉我,时任雪州希盟政府认为前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以2.5亿令吉收购SPLASH的出价太低,因此阿兹敏欲以28亿令吉收购SPLASH?那中央政府如何陷害雪州政府?

阿兹敏天价收购朋党公司一事还未交待

洪进达再挑起一项2年前引发的争议,即雪州政府欲使用雪州人民的钱,以高达11倍的价钱来收购一家私人公司,而不是低于11倍的价钱,那雪州人民到底会有什么好处?

杨巧双能否告诉我,阿兹敏推翻前州务大臣卡立的决定,决定将经营特权给回SPLASH,而不是收购和全面掌控SPLASH,那国阵到底如何陷害雪州政府?

杨巧双也应该告诉我们,当雪州愿意接受0%的水源储存量时,国阵政府到底是如何陷害雪州政府的?

尽管面对雪州希盟政府的抗议和阻扰,但中央政府依然坚持建立彭亨——雪州生水输送工程和冷2滤水站,以缓解雪州的制水课题,那国阵到底是如何陷害雪州政府?

杨巧双和州务大臣办公室也应告诉我们,雪兰莪水供公司(Air Selangor)只支付36%的欠款给SPLASH,但却坚持要SPLASH长时间超过负荷量的运作,导致发生故障和无法维持SPLASH的水供工厂,最终于上星期发生制水问题。在这事上,国阵到底是如何陷害雪州政府的?

同时,杨巧双也应告诉我们,阿兹敏多年来一直拖延正式收购SPLASH,国阵又是如何陷害雪州政府?

请向我们解释!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