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PA与“一带一路”较量,马来西亚如何应对?(20.1.16)

TPPA VS OROB

历时五年半的交涉,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以下简称TPP)于2015年10月5日在美国佐治亚州亚特兰大举行的部长会议上取得了实质性突破,参加谈判的12个成员国签署了正式协议,同意进行自由贸易,并在投资及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统一规范。这意味着在现行的世界贸易组织(以下简称WTO)之外一个重要的多边自由贸易协议将逐步形成,更意味着一个涵盖约8亿人口、占世界经济和贸易总量近40%的全球规模最大的自由贸易区应运而生。

 

一、TPP与“一路一带”

 

TPP原本仅由四个小国发起,在2008年美国加入后才逐渐成长为美国全球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就目前来看,能够与TPP比肩的只有中国的“一带一路”,二者皆是关系到世界经济格局的大战略。长久以来,有关“美国主导的TPP围剿中国经济”和“中国为了对冲TPP而提出‘一带一路’”的说法甚嚣尘上,二者间的博弈可形象地比喻为:美国主导的TPP是采取“合纵”策略来制约中国的对外开放和发展,中国则以“连横”思想相应地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应对。

 

1.“合纵”策略之TPP

 

被称作“经济北约”的TPP是由亚太经济合作会议成员国中的新西兰、智利、新加坡和文莱四国从2002年开始酝酿的一组涉及多边关系的自由贸易协定,之后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墨西哥、秘鲁、日本、越南、马来西亚等国陆续加入,使谈判参与国数量达到12个。谈判主要由参与国共同决定保护知识产权等领域的规则和涉及某种物品关税减免的双边磋商两大块内容构成,共涉及乳制品、成衣纺织品、保护知识产权、解决投资国争端、限制资本管制、操纵汇率及国有企业公平竞争等七个关键性领域。

TPP试图突破传统的自由贸易协定(FTA)模式,达成包含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高标准、综合性的自由贸易协议;TPP将有可能对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以下简称APEC)和东盟重叠的成员国进行新一轮的洗牌和整合,对亚太经济一体化进程产生重要影响;TPP更有可能超过欧盟,形成涵盖APEC大多数成员在内的亚太自由贸易区,成为亚太区域范围内小型的WTO。然而,美国的加入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此协定“促进亚太地区贸易自由化”的经济初衷,让其不断演化成“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部署和“禁止中国入内”的政治阴谋,使世界政治、经济、军事博弈已由市场竞争转变为区域利益的较量,亚太地区也顺理成章地成为下一轮全球大国较量的新战场。

 

2.“连横”应对之“一带一路”

 

基于尽可能弱化TPP所致负面影响的考量,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的战略。2013年9月7日,习近平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向国际社会提出了“复兴古老丝绸之路,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设想,同年10月3日,习近平主席在印尼国会发表演讲时又提出“唤醒古老海上航道,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一个完整的“一带一路”构想开始公诸于世。具体地说,一带即丝绸之路经济带,指从西安出发,经甘肃、新疆,连接中亚、西亚、俄罗斯直至欧洲的一条陆上贸易、交流通道;一路即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指从中国沿海各港口出发,连接东南亚、南亚、非洲、中东到欧洲的海上航线。

2015年3月27日,随着《推动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愿景与行动》的正式发布,“一带一路”战略正式进入全面推行建设阶段。对中国而言,“一带一路”地理上跨越亚欧大陆、印度洋和太平洋板块,途径约65个国家和地区,涉及金融、贸易、投资、科技、能源、交通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多个领域,它的实施不仅为中国的产能、商品、服务和外汇等方面的发展搭建了新平台,对推进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提升中国政治经济军事的影响力、携手沿线国家共同发展及稳定中国周边安全环境也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对世界而言,“统筹海陆、兼顾各国”的“一带一路”具有涵盖面广、包容性强、辐射作用大的特点,它在加快人民币国际化的同时就一定程度上降低了美元在世界经济与贸易中占有比重,削弱了美国霸权主义的影响,极大地冲击着现有的由美国等西方大国建立的世界政治经济格局,催化着世界新秩序的生成。

 

3.TPP与“一带一路”的合纵连横较量

 

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与世界的连接、交流与贸易都是相当重要的,这种关联一旦被削弱,则会极大动摇一国发展的根基,过去30多年中国经济的崛起带动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经济的持续发展,使其经济占世界经济总量比重超越美国,“亚洲世纪”悄然而至,在如此背景下,一贯强势的美国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先强势进入TPP,再设置一系列中国不可能轻易妥协的门槛,如此看来,TPP实为一个“美国主导堵截中国经济向外”的制度安排。中国经过几年的酝酿,也拿出了自己的应对方案,即尽量避开TPP的环绕区域向西发展,利用自身强大的基建能力,通过公路、铁路、网络等方式将“一带一路”沿线有机串联,以更加便利的互联互通来实现贸易、交流和经济发展,从而突破美国的孤立与围堵。

 

二、马来西亚的两难处境

 

有别于TPP浓厚的针对性色彩,“一带一路”则显得更具开放性和包容性,即便是对TPP成员国也始终保持欢迎的态度,非但没有形成与TPP的对峙,相反还有将TPP亚洲成员国纳入其中的趋势。实际上,TPP就已经与“一带一路”在东南亚地区产生了重叠,即新加坡、文莱、越南和马来西亚既是TPP的成员国又是“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携手伙伴,TPP与“一带一路”的重叠从表面上看似乎是对这些国家的双重利好,但深层分析不难发现它们其实正面临“亲中”还是“亲美”的艰难抉择。尤其是对既需要美国支持又离不开中国协助、坐守于中于美都具有极大战略意义的马六甲海峡的马来西亚而言,其处境着实两难!

 

1.马来西亚与TPP

 

马来西亚一直保持对TPP的关注,这根源于马美FTA谈判的一波三折:在2008年至2011年,中国、新加坡、日本、美国和泰国依次为马来西亚的五大贸易伙伴,马来西亚也陆续与除美国之外的四个国家签订了双边FTA,仅马美FTA谈判由于两国在诸多问题上始终无法达成共识而于2009年中止,但美方在表示无意继续双边谈判的同时又透露出“不排除进行区域会谈”的可能性,马来西亚只有等待TPP谈判的结果来获取与美国进行双边贸易的利益,但紧接着在2010年马来西亚便在美国的邀请下加入了TPP的洽谈,当时的马来西亚积极向美国保证“已准备好完整高标准的协定,TPP协定也将涵盖马美FTA未能达成的谈判协议”。概括而言,完成与美国的双边FTA谈判是马来西亚加入TPP的直接动力。深层地看,马来西亚从“东亚共同体”坚定的推动者转变为TPP的成员,也有内在经济和政治的合理性。

 

出于经济动因的考虑,马来西亚也确实需要TPP来助本国经济一臂之力。在纳吉布当权执政后,提出了“通过新经济模式、经济转型计划和政府转型计划来提高国家竞争力使马来西亚在2020年步入发达国家行列”的宏愿,而美国推介的TPP正是这一宏愿得以实现的有力助推。具体而言,TPP在可以帮助马来西亚提振出口、引进外资和技术的同时,还可以通过一系列高标准的协议来激活私人部门的经济活力,给已有的改革注入更多外在活力,也为马来西亚营造一个更具竞争性的经济环境,进一步融入亚太区域一体化并打开美国市场,以马美贸易的扩大来促进马来西亚经济与世界接轨。

 

再从马来西亚国内政治环境的演变来看,马来西亚加入TPP也是对马哈蒂尔时期强硬向美态度的修复。其实在马来西亚加入TPP前,刚上任的总理纳吉布就一反前总理马哈蒂尔的反美路线,以“加强马美高层互访”、“在诸多国际或区域问题上力挺美国”及“寻求与美国发展新伙伴关系”等方式频频示好美国,在TPP问题上更是给予了美国极大的配合,如纳吉布访美时就作出了“积极参与美国推介的TPP,推动亚太区域的经济合作”的保证。马来西亚的不断示好恰巧迎合了美国“重返亚太”战略,当即就得到了美国的积极反应——美国在2010年将马来西亚列为“可预期的战略伙伴”。

 

2.马来西亚与“一带一路”

 

美国主导亚洲、制衡中国的“重返亚太”策略面世后,一度导致了部分东南亚国家与中国的白热化关系,但马来西亚依然对中国比较友好,尤其是从中国的“一带一路”提出到全面推行建设,马来西亚各界都表现出了积极支持的态度:总理纳吉布率先表达了马来西亚对“一带一路”战略的欢迎,并称中国的这一战略和第十一个大马计划下的经济政策相得益彰,因此马来西亚会把握商机争做共建的先行者;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长慕斯达法也认同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并促请马来西亚各界勿错失良机;马中总商会会长黄汉良在谈及此战略时也表现出了全力支持的态度,并鼓励马来西亚要凭借其各项优势成为“一带一路”的集散地和金融中心;马来西亚的商界及华侨界也对“一带一路”共建工作的具体实施抱以极大的期待和配合。

 

从经济角度分析,马来西亚就有充分的理由欢迎中国的“一带一路”。“一带一路”所缔结的密切联系能为中马双方带来彼此广阔的市场:马来西亚丰富的天然橡胶、棕榈油等资源可以与木制产品及矿产品一并构成对华出口的大宗货物,马来西亚领跑全球的油气储量也能满足中国不断增长的能源需求,中国两千多万穆斯林人口也需要清真产业发展成熟的马来西亚的到来;与此同时,中国基建技术和能力的对马输出可以让困扰马来西亚的互联互通难题因此得以解决,中国企业布局海外步伐的加快能给马来西亚国内带来大量的外资注入,中国针对“一带一路”建设而发起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和丝路基金也能在一定程度上为马来西亚的发展提供资金保障。在“一带一路”的框架下,马来西亚可以保持与中国良好持续的互动,这不仅意味着马来西亚在向外和内收的过程中不断将本国的经济蛋糕做大,还意味着马来西亚能够为本国立足亚太进一步夯实基础,更意味着马来西亚得以在大国的荫翳下实现稳步发展。

 

从国际关系层面考察,马来西亚对中国“一带一路”的积极回应也可视作其欲进一步深化与中国友谊的外交举措。或许由于同根同源的缘故,马来西亚一直以来都十分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上世纪七十年代颇受东盟国家排挤的中国率先得到了来自马来西亚的建交邀请,时至今日,马来西亚政要在保持对华一贯友好的同时也表现出了对中国的重视:现任总理纳吉布上任后不到60天便正式访问了中国,马来西亚在南海争端上保持了低调并极力反对域外大国介入,马来西亚政府允许华人组织政党参政议政使其成为其国内政治中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由于马中关系的发展与马来西亚国家的利益并不相悖,对华友好业已成为马来西亚坚守的立场和原则,因此马来西亚必然会接住“一路一带”这条中国抛出的橄榄枝,与中国一起不断将双方的关系做牢做实,于己于人,皆为明智的选择。

 

三、亲美or亲华,马来西亚如何应对?

 

加入TPP与美国抱团已明显呈现出马来西亚对美国越发暧昧的态势,其实这也是纳吉布政府迫于国际局势和国内政治经济发展压力所为,客观地说,美国独具的力量确实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补齐马来西亚政治经济发展的短板,因此“亲美”也不失为马来西亚现下发展的可行之策。但与此同时,由于中国和马来西亚的传统友谊和合作基础,马来西亚也相当珍视并呵护两国的关系,并且基于近年来中国不断扩大的经济实力和国际影响力,无论马来西亚的外交政策如何变化,中国始终是其不敢怠慢的重要一支。

 

鉴于此,笔者认为,面对中美两大经济体在本区域的过招较量,“热心冷眼”应该是理智的应对策略。何为“热心”?那就是对TPP和“一带一路”都始终报以积极欢迎的态度,因为跳出大国博弈的层面来看,无论是TPP还是“一带一路”都是蕴含着无限商机和可能的战略计划,对于作为新兴经济体的马来西亚而言,均为非常值得把握的机遇。何为“冷眼”?其实就是客观和深入地去分析这TPP和“一带一路”这两大战略的优劣,尤其是它们对于本国发展的利弊,因为积极欢迎并不意味着全盘肯定和接受,热情过后更需要以冷静的头脑从二者之中挑出积极有利的因子,择善而从,趋利避害。

 

“适度而为、寻求平衡”是人际关系的黄金守则,这在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上也同样适用。对于马来西亚而言,“亲美”抑或是“亲华”都不是明智上策,唯在择善而从趋利避害之中坚持自身的立场,在本国发展壮大之中坚持不损害他国利益的原则,并在亲疏向离之中找到平衡,方为长久之计。

 

撰稿:广西大学中国—东盟研究院马来西亚所研究助理 卢潇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